《误杀》中令人惊艳的陈冲,到底有多厉害?

《误杀》中令人惊艳的陈冲,到底有多厉害?
衡量陈冲的,已经不仅是演技那么简单,在这个电影王国里她塑造了无数女性,这些女性也让她的生命光谱更加丰富。自信、勇敢是她自身的性格,也许也是这些角色带给她的。 近期最火的电影莫过于《误杀》,一部翻拍片,却贡献了与原作完全不同的质感,节奏感更强,风格化明显,还赋予了原作新的主题,完成度极高。 对于《误杀》除了故事本身,演员的表演成为了最大的亮点,肖央一反原来的喜剧形象,贡献从影以来最好的表演,谭卓的表演依旧精准,从隐忍到爆发层次感很强。 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,还是陈冲,这位奉献过无数教科书表演的女演员,早已缔造了自己的传奇,没想到这次她仍能突破,塑造了一个全新的形象,也让她的银幕形象变得更加立体。 《误杀》中的拉韫,对她最合适的形容只有“毒辣”,她是反派更是母亲,她是女警督,做事雷厉风行,效率极高,同时也对自己儿子百般溺爱,在儿子失踪时她更是濒临崩溃。 陈冲在片中戏份并不多,但每一次出现都能让你感受到这种多重身份带来的复杂性,观众完全理解她,直至她完全歇斯底里,直至将你震慑。 这得益于导演,为拉韫这个人设计出了完整的人物弧光,但当看到拉韫扭头时眼神里流露的凶光,在一高大的男性中霸气的身姿,还有与阿玉对垒时面部细微的表情,甚至在最后完全蜕变成了一个恶人,在向小女孩歇斯底里的咆哮时,你仍能看到她的脆弱。 这是属于演员的创造,陈冲创造了全新的女性形象,即使是全新的尝试,也是如此的精准、完美。 可如果将拉韫拆开来看,我们就不难理解陈冲为什么能奉献如此精准的表演了,拉韫是母亲、妻子更是领导人,对于这两个形象,陈冲已塑造了多个经典的角色。 《向日葵》里的母亲是内敛的,在这部讲述父子关系的电影里,陈冲并不重点,甚至有些功能性,在父子20多年的冲突中,她是调停人角色,影片里陈冲没有大开大合的表演,她始终藏在影片里,也褪去过往的性感形象,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北方女人。 《意》中的玫瑰,不仅是陈冲演艺生涯里最重要的角色,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女性形象,玫瑰的一生里每个男人都似过客,她的孩子们也过着一个uncle到另一个uncle的日子。 玫瑰风姿绰约,陈冲的旗袍造型更是风情万种,这个风流女人的一颦一笑都被陈冲精准把握,一个对孩子充满爱但无法给予的母亲,一个渴望爱却从未得到的女人,她没那么好,甚至与女儿争风吃醋,险些逼死自己的女儿,但没没拿坏,最后她用自己的生命换得了两个孩子安定的时光。 如此复杂的角色,到了陈冲手里却展现的如此自然,润物细无声的让这个有些不堪的女性扎根到观众的心中,陈冲也因此获得了第44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。 拉韫的另一面是妻子,范围扩大些是恋人、爱人,《色戒》里易太太,是易先生的贤内助、牌桌上女主人,她好像是片中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,面对着屋子外的世界,牌桌上先生的情人,好像一概不知,她是肤浅的、被动的,但也好像知晓一切,她好像看破了一切,只是装作不知道,就像易先生最后说的那句“你先下去,照常打牌”,也许这些情事易太太看在眼里,只是暗自操盘,默不作声。 《末代皇帝》让陈冲在好莱坞打开了一片天,那年她年仅26岁就要饰演这个跨度极大的角色,少女时代的天真,颠沛流离中的迷茫,最后的沉沦直至在毒品之中香消玉殒。 这个史诗故事里最令人叹息的角色,婉容的婚姻与这个时代纠葛不清,而这个女人也注定成了旧时代的陪葬品。 同样拉韫是领导人,是督察长,在警局这个男性世界里她仍能有条不紊,发号施令,不怒自威。 陈冲也如拉韫一样,在男性为主导的电影圈成为了一个领导者,陈冲的另一个身份就是导演,1998年的《天浴》是她的处女作。 她选择了一个敏感的题材,呈现方式更是大胆,《天浴》不仅关于性,更关于成长,也更加指向知青时代和背后所代表的男性权威,陈冲勇于揭开了陈腐的一切,她比其他男性导演更勇敢,更强悍。 这份勇敢持续到了今天,《英格力士》陈冲真正意义上的第二部作品,2017年杀青,至今未能上映,此种原因可以看看电影的原著小说便知,它讲的是什么?一言以蔽之,特殊年代,天上脚下,一群少男少女遇上了殉道者一样的英语老师… 这小说难改、阻力大,此前诸多导演有改编的念头,但都打了退堂鼓,只有陈冲把它接下来,搬上银幕,这份孤勇,已让许多更有名望的导演黯然失色。 衡量陈冲的,已经不仅是演技那么简单,在这个电影王国里她塑造了无数女性,这些女性也让她的生命光谱上的光色更加丰富,她自信、勇敢这是她自身的性格,也许也是这些角色带给她的,陈冲,一位了不起的电影工作者,期待《英格力士》早日上映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lolbing.com